关于加速我市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建议
[发布日期: 2017-03-20 ]       

人工智能是朝阳产业,主要是用机器来模仿和执行人类的智能功能。它对科技、人才、资金、制造水平的要求都很高,产业链长,应用范围广。涵盖基础研究、技术研发、设计制造、行业应用等链条;包括智能机器人、智能驾驶、智能家居、智能医疗、无人机、生物识别、认知计算等;广泛应用于制造业、服务业、农业、交通运输、文化娱乐等各个产业。
    近年来,发达国家非常重视人工智能产业,将其作为“再工业化”战略的核心内容。比如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德国的工业4.0,日本的工业智能化和英国的工业2050战略等,都旨在通过发展智能制造,重新占领全球制造业的高点。国外大型科技企业也纷纷押宝人工智能,将其作为未来的发展战略。如美国科技公司谷歌深耕多年,研发无人驾驶汽车;2016年,IBM宣布转型为一家“智能计算”公司。
    人工智能产业正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2016年上半年,国家连续制定颁布了三个文件,力促人工智能产业健康快速发展。2016年3月颁布的国家《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人工智能”一词出现了4次,提出在机器人装备、信息技术产业创新、新技术开发应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四个领域推进人工智能的研究和产业化发展;2016年4月,工信部等三部委联合印发了《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描绘了机器人产业发展的蓝图;2016年5月,发改委等部门发布了《“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提出培养若干全球领先的人工智能骨干企业,形成千亿级的人工智能市场应用规模。
    南京市高度重视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2013年市政府出台了《加快推进南京市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工作意见》,在麒麟科技创新园挂牌成立了“南京机器人研究院”,还将打造多个“机器人产业基地”;2016年8月发布了《南京市建设中国智能制造名城实施方案》,提出打造中国智能制造名城,全方位提升我市在国际国内智能制造领域城市地位;2016年12月,国内智能制造领域最高规格盛会“世界智能制造大会”在南京召开。培育发展了南京埃斯顿等知名人工智能企业。
    目前,浙江、广东、北京、安徽等地都瞄准了人工智能这块蛋糕,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省内的苏州、泰州等地正在建设人工智能产业园。我市科技人才荟萃,高校和科研院所数量居全国前列,南京大学等高校在机器学习等领域的研究在国际上比较知名。但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存在以下不足:
    1.企业创新不足,应用开发弱。发达国家人工智能应用技术主要由大型科技企业主导,比如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已投入巨资研发多年,取得了较大的成果。而南京市应用研究还以高校和科研院所为主,企业在人工智能应用研发上的投入不足:基础技术研究鲜有涉足,核心应用技术的研发投入少,购买引进多,自主创新少。
    2.人工智能产品技术含量相对较低。南京市人工智能产品大多集中在工业机器人等领域,起步晚,研发积累少。产品主要以集成开发为主,中低端产品多,高端产品少,市场占有率还比较低。而邻省城市合肥将高校研究成果产业化,孵化出了科大讯飞这样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人工智能企业。
    3.企业规模比较小,投入少。国内主要科技公司重视人工智能战略,研发资金投入较多。国内互联网三巨头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中,百度拥有“百度大脑”计划;阿里巴巴与中国科学院联合建立了“量子计算实验室”,致力于高性能计算,为人工智能研究提供基础设施支持;腾讯以投资、入股等多种方式,全面布局人工智能产业。南京市缺乏大型的科技公司,中小型企业远期投资动力不足,即使是南京埃斯顿,与国内的产业龙头新松、富士康、大疆等相比,在产品创新,市场占有率等方面也处于落后的位置。
    南京市科教资源丰富,人才密集,制造业基础较好,具有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天然优势。但目前人工智能产业还刚刚起步,前景广阔,应把握机会,加速发展。为此,建议:
    1.充分利用科技人才优势,主攻核心技术。由制造转智造,核心技术是关键。以机器人产业为例,中国已是机器人生产和消费大国,工业机器人保有量占全球的四分之一,但核心零部件主要依赖进口,处于产业链的中下端。全市涉及机器人制造的企业虽有上百家,但多数企业做系统集成,即按客户需求,购买关键零部件,组装机器人,门槛低、竞争激烈,且受制于人。建议充分利用我市科研机构多、科研人才多的优势,积极争取科研基金和项目资金的支持,集中力量在深度学习等核心基础领域,在控制芯片、重要传感器、伺服电机、减速机等核心零部件领域取得突破,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中取得话语权。
    2.变购买为合作,占领产业链上游。人工智能产业链横向纵向的覆盖范围都很广,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在大多数细分领域已深耕多年,技术积淀很深,优势比较明显。建议从我市实际情况出发,选择发展基础较好的3-5个重点领域,通过与国际一流企业合资、合作等方式,逐步减少直接购买零配件的比例,增大金融合作、技术合作、共同开发的比例。从战略的高度,着眼于长远发展,有步骤地掌握核心技术,占领产业链的高端。
    3.建立人工智能专利库,加强知识产权的积累和共享。人工智能产业是典型的知识产权密集型产业,以无人驾驶汽车为例,福特一家企业就拥有1500多项专利。起步越迟、进入越晚,专利壁垒就越高。建议我市知识产权管理部门一是主动服务,为研究机构和企业申请专利提供便利;二是建设人工智能产业专利数据库,方便业界了解产业现状,促进我市机构和企业进行相关专利的交易、转让等。
    4.政府做粘合剂,产学研融合,突出企业的带头作用。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既依赖于基础研究的突破,也需要应用领域的创新。政府应充分发挥粘合剂作用,促进产学研三者结合,推动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对于投入大产出慢的基础研究领域,建议政府在科研基金、创新基金等方面给予倾斜,实现基础理论的突破。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大型科技企业在人工智能研究开发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如19年前IBM研发的深蓝击败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2016年谷歌的AlphaGo在象征智慧最高堡垒的围棋比赛中击败了人类;人工智能科技发达的日本,也是日立、富士通、NEC等大厂起主要力量。政府应做好“产”“学”“研”的对接工作,协调企业的需求和科研机构的供给。打造供需对接平台,促进研究成果落地;同时在办公场地,金融支持,税收返还等方面给与人工智能企业以“研发补贴”。
    5.搭建开放平台,以共享促发展。“中国大脑计划”于2015年正式启动,以科研机构和企业为主的“江苏类脑人工智能产业联盟”也已起步。借助产学研界自发搭建的人工智能平台,既可以促进机构间的合作,也能够达成高性能计算资源、实验设备等基础设施,以及研究成果的开放共享。建议政府在后勤服务等方面支持此类基础性平台的发展,对“一家建设 社会共享”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给与融资支持,从而以较低的政府投入促进我市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