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将绿水湾打造成为国际重要湿地的建议
[发布日期: 2016-04-12 ]       

    湿地与森林、海洋并称为地球上三大生态系统,在抵御洪水、调节气候、涵养水源、降解污染物、应对气候变化、维护全球碳循环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被誉为“地球之肾”、“物种宝库”和“储碳库”,是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和稀缺资源。近年来,随着长江中下游整体生态环境的恶化,以及绿水湾的渔业、农业开发,湿地的鸟类资源锐减,虽然观鸟者们组织了零星的监测、保护、科普、媒体宣传活动,但由于缺乏有效的常态化管理手段,收效并不显著,绿水湾湿地公园的建立有望彻底扭转这一局面。从公示的《南京绿水湾湿地公园概念总体规划》来看,这份规划具有一定的前瞻性,起点高、理念新、接地气,以打造国际重要湿地为目标,为鸟类栖息繁育保留了大片的生态保育区,限制人员活动,规划水平高于已建成的泰州、西溪等国家级湿地公园,将成为南京市和江北新区面向世界的一扇生态窗口,也是城市对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贡献。中国内地湿地公园发展历程还不长,从规划设计到建造、管理理念与国外还有不小的差距,一些湿地公园的规划建设缺乏科学指导,反而对湿地环境带来了不可逆的破坏;个别湿地公园还因过度发展旅游休闲产业,对湿地带来新的污染,这都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为科学合理开发保护绿水湾湿地资源,现提出建议如下:

    一、充分认识绿水湾湿地的重要生态意义和巨大生态价值。绿水湾的生物多样性一直是南京名列前茅的区域,尤其是鸟类,目前已记录到171种,其中包括东方白鹳、黑鹳、黑脸琵鹭、大天鹅、小天鹅、疣鼻天鹅、黄嘴白鹭、鹗、白腹鹞、黑鸢、普通、阿穆尔隼(更名为红脚隼)、游隼等近20种国家Ⅰ、Ⅱ级保护动物,青头潜鸭、黄嘴白鹭、小白额雁等8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2013)收录的易危(Vulnerable)以上级别的鸟类。作为全球有9条主要的水鸟迁徙路线之一的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拥有368个物种,是拥有物种数量最多的区域,江苏沿江、沿海湿地正是这条迁徙路线上的重要停歇地。绿水湾是长江南京段唯一一片未大规模开发、利用的湿地,对迁徙鸟类的生态价值不可估量。据南京市观鸟会会员们的统计,绿水湾湿地的冬天是众多雁、鸭越冬的地方。这些来南京的“客人”,主要来自东北,最远则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等地,其中一些是到南京越冬的冬候鸟,它们中大多数会北归繁衍后代。另外一些,则要远涉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地,到南半球寻觅自己的归宿,南京只是它们的“驿站”。比如IUCN物种红皮书中的“极度濒危种”黑脸琵鹭在南京的第一笔观察记录就在绿水湾;另外一种“极度濒危”的青头潜鸭,观察记录也是绿水湾。这些将是绿水湾申报国际级重要湿地的基础性条件。

    二、借鉴先进经验,引入专业人士组织参与湿地保护和管理。放眼观察与绿水湾湿地同处于“东亚—澳大利西亚(AUSTRALASIAN)水鸟迁徙通道”的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和新加坡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二者都是位于大城市郊区的湿地保护区,在建成前与绿水湾一样,都有丰富的生物资源,并受城市建设和人类生产、生活的影响而萎缩。由于政府的支持和NGO(非政府组织)的推动,以鸟类种类和种群数量上升为标志的生物多样性稳步恢复提高,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且在政府和NGO 的共同努力下,将保护、科研、自然教育和湿地观光有机地结合起来,成为国际大都市的生态名片。绿水湾湿地公园的规划和建设应充分借鉴香港和新加坡的成功经验,在建设、管理中引入水鸟研究专家和NGO的力量。上海市在崇明东滩湿地恢复试点项目中引入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和TNC(大自然保护协会),对湿地进行日常管理;深圳市政府将福田红树林公园委托给深圳红树林保护基金会与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进行管理维护等做法,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三、最大限度利用青奥体育公园等已建成现有硬件设施,尽可能减少对湿地原始景观干扰较大的旅游配套。尽量减少住商混合用地,缩减绿地广场用地,降低风景点建设用地和游览设施用地的比例,最大程度减少人工建筑、硬化路面对湿地环境的分割,为申报国际重要湿地预留足够的生态保育区。在确保汛期安全的前提下,恢复湿地与长江的自然联通,实现湿地枯水期和丰水期的水文变化,恢复长江流域典型植被条带(禾本科—薹草—泥滩—沉水植物)。比如针对鸟类(重点是水鸟)的需要(越冬、繁殖、觅食),大面积恢复芦苇、芡实、刺苦草等水生植物,恢复粗养的鱼塘,种植一定面积的小麦、水稻等农作物。